寧波USDT科技有限公司
首頁 | 聯係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產品目錄

聯係方式

聯係人:業務部
電話:0574-8655940
郵箱:service@tuldu.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電解鋁長期增長趨勢不可避免

編輯:寧波USDT科技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電解鋁長期增長趨勢不可避免

過去五年電解鋁產能越控越多,從1000萬噸漲至2000萬噸,此次新政看似嚴查死守,惟獨對新疆網開一麵,產能長期增長趨勢不可避免。

年年喊控製,年年上台階——這正是近年電解鋁行業產能控製陷入的尷尬局麵。

“從政策層麵來看,這回上麵是動真格的了。”河南一家電解鋁企業老總感歎。但他進而評論:“可是這一輪控下來,恐怕依然沒多大效果。”

自2005年開始,國家發改委就已明確表示要控製電解鋁的新增產能。彼時全國電解鋁產能剛超過1000萬噸。2009年,國家發改委再度重申:三年內原則上不再核準新建、改擴建電解鋁項目。然而,電解鋁產能又越“控”越多,至2010年已突破2000萬噸。

今年4月中旬以來,工信部等九部委緊急叫停電解鋁擬建項目,同時取消地方對電解鋁行業的優惠政策。表麵看起來,這一政策成為迄今為止抑製電解鋁產能最嚴厲的政策。但記者獲知,在控製各省及自治區電解鋁產能的名單裏,被業內認為未來幾年電解鋁產能將迅猛擴張的新疆,卻未在明確限製之列,這給新一輪產能限製的實際效果打上了大問號。

風雨欲來

電解鋁行業過快增長,挑戰著國內能源、環境、基礎原材料的承受能力;帶來的激烈競爭亦令企業叫苦連天。今年,國內電解鋁價格再度徘徊在成本線附近,一些電解鋁廠虧損經營。

2011年4月初,工信部副部長蘇波在參加有色金屬工業協會(下稱有色協會)第三次會員代表大會時,率先透露了即將嚴控的消息,“我們正在草擬一份全麵叫停電解鋁項目的方案”。

消息放出,業內普遍持觀望態度。廣西一鋁廠負責人表示,對政策能否執行到位沒有信心。他“根據以往經驗”認為,最終很可能是折衷,即擬建項目不能都上,建成預期的一半。

隨後,工信部、國家發改委等九部門聯合下發了一個緊急通知(下稱《通知》),強調嚴格控製擬建電解鋁項目。《通知》指出,自下發之日起,各地要立即叫停擬建電解鋁項目,堅決製止任何擴大產能的新建項目的違規審批;同時強調,各地一律不得違反法律法規和產業政策進行各類招商引資,要認真清理對擬建電解鋁項目自行出台的土地、稅收、電價等優惠政策。

據工信部統計,目前全國擬建電解鋁項目23個,總規模774萬噸,總投資770億元。到2010年底,全國電解鋁產能2300萬噸,實際產量1560萬噸,設備利用率僅70%。而2010年1-11月鋁冶煉行業利潤104.41億元,銷售利潤率僅3.59%,遠低於工業行業平均水平。

工信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這次之所以拿電解鋁行業開刀,一方麵是迫於節能減排壓力,高能耗的電解鋁行業自然在控製之列。另一方麵是由於國內缺電矛盾日益突出。“既要保證經濟增長,又要保穩定,以有限的資源發展經濟,就隻能控製電解鋁的投資了。”

業內知情人士透露,對電解鋁嚴格限產的問題,“是由張德江副總理親自向溫家寶總理匯報,並最終敲定的”。

一位接近工信部人士告訴記者,這次政策的強硬在於,要限製的770多萬噸擬建產能指標已被分解到了各省,“工信部、發改委手中實際上掌握著一份不公開的內部名單,對各個省規劃的項目作了點名,明確了這個項目能上,那個項目不能上”。

從2009年開始,國家發改委就明確表示,三年內原則上不再核準新建、改擴建電解鋁項目,但各地基於地方利益驅動,以新材料、下遊加工等各種名目設立電解鋁廠,電解鋁越“控”越多。“以前上麵對各種巧立名目的項目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不點名。但這次限製明確了項目名單,地方想要鑽空子、假立名目建電解鋁項目幾乎不大可能了。”前述人士稱。

盡管有關部委準備“嚴查死守”,但這一政策仍比最初的設想縮水。據參與政策製定的一位有色協會鋁部人士透露,新政出台前,最初擬定的基調是“叫停”擬建產能,“清理”在建產能,但在製定過程中發現,對在建產能的清理很難實現,隻好放棄。

而被放過的這部分所謂“在建產能”,據中糧期貨研究員梁麗娟估計,約300萬噸,涉及陝西有色榆林新材料、新疆信發、寧夏錦寧鋁鎂新材料、中電投、鄒平高新鋁電公司、甘肅東興鋁業、霍煤鴻俊、中鋁廣西等八家公司。“這些產能不在國家叫停的擬建產能之列,屬於在建產能,預計今年有一半會變為實際產能。”她說。也有業內人士認為,今年電解鋁的在建產能會超過這一數字,達到五六百萬噸。

前述接近工信部的人士稱,從限製擬建產能的名單上看,“比較成型的、地方政府已經批的項目都沒有包括在內,所以實際被限製的隻是那些僅停留在意向階段、不成型的項目。此外,中鋁的部分擬建項目也受到影響”。

新疆“隱憂”

新疆,是下一階段電解鋁產能發展最引人關注的地區。新疆被業內認為會在未來幾年掀起電解鋁建設高潮,這次沒有出現在此次限製產能的內部名單之列,很出人意料。

“新疆的產能規劃非常瘋狂,目前在規劃的就有上千萬噸。”多名接受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都表示。目前在新疆的電解鋁產能規劃中,僅東方希望集團一家就已計劃建設超過300萬噸的電解鋁項目,其中80萬噸在建。河南神火集團也有100多萬噸的規劃;中鋁也與當地政府簽署了戰略協議,產能規劃上百萬噸。此外,湖南雙排鋁廠、山東茌平信發鋁業集團、中電投等企業亦紛紛在這裏布局。如果這些產能規劃全部實現,新疆的電解鋁產能很可能迅速突破1000萬噸大關。

電解鋁未來的競爭集中在上遊電力價格,而新疆的主要優勢是豐富而便宜的能源。梁麗娟說,在新疆,煤炭成本非常低,風電也頗具優勢,但這部分電力在當地用不完,又沒法傳輸到內地。所以,在新疆規劃建設電解鋁的主要目的,就是把目前白白被釋放掉的電儲存到電解鋁裏。

新疆地方也把電解鋁產業的發展視為帶動區域經濟,拉動就業、GDP和稅收的重要一環。當地普遍實行“煤電鋁”聯動的模式,即利用煤炭資源優勢建成自備電廠,再建電解鋁廠。

熟悉情況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新疆經濟要發展”是當地政府和發改委等部門交涉的重要籌碼。“發改委對新疆四家公司的擬建或在建項目亮了綠燈,包括山東茌平信發、河南神火集團、湖南雙排鋁廠、東方希望集團,每家各80萬噸。”不過,四家企業能否繼續擴張產能尚不確定。

上述人士透露,除了有低成本的煤炭優勢,這四家企業將聯手在昌吉自治州的準東煤田五彩灣礦區建設煤電鋁一體化基地。幾家集聚的優勢在於——如果各家自備電廠的電走國家電網,上網費很貴,加上運輸成本高,會抵消新疆的資源優勢。“所以它們希望這些自備電廠能夠連起來,形成一個脫大網運行的小電網。如此一來,電力成本大大降低,約合0.1元。”而內地鋁廠的電力成本通常在每度0.4元或0.5元以上。

由於成本低,這些電解鋁廠一旦建成,會對內地相對高成本的鋁廠帶來很大衝擊。“電解鋁產能向能源有明顯優勢的新疆等地轉移,長遠而言其實符合行業布局變遷規律。但國家政策的落腳點還在於要控製發展節奏,不要一哄而上,要結合當前國內市場消費能力的增長而同步發展。”五礦有色一位分析人員向記者表示。

同時,多位行業內人士也對在新疆可能引發的環境問題表現出擔憂。電解鋁廠主要涉及氟的排放,建火電廠又涉及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的排放。“在一個小區域搞這麽高產能的集中建設,環保究竟能不能達標?會不會影響當地居民的飲用水?”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貿易人士質疑。

據新疆當地媒體報道,新疆自治區托克遜縣曾因環保因素否決過三個大型電解鋁項目。

2010年,有三家投資在200億元以上的企業前來洽談投資電解鋁,但這些項目屬重金屬高汙染型,不僅會對地下水產生嚴重汙染,每年耗水還高達4000萬立方米。雖然三家企業一旦落戶會給托克遜縣帶來每年20億元稅收,縣委縣政府商議後予以否決。

由於最富野心發展電解鋁的新疆並沒有在嚴控名單之列,業內普遍認為,此次調控的影響力比較有限。“新政的最大作用是令地方和中央達成了某種共識,暫時控製一下發展節奏。但總體而言,電解鋁產能增長的趨勢仍不可避免。”前述五礦有色人士分析稱。

梁麗娟認則認為,“接下來最關鍵的還是要看電解鋁主產區河南和山東限電的情況——一旦限電現象嚴重,供應麵在瞬間出現實質的短缺,就可能對價格上漲產生支撐。”

上一條:建材2010上半年收入增長超50% 下一條:誰將成為木門行業未來的王者